紅巖精神是新時代的教科書和必修課
2019年06月17日 08:46 來源:重慶日報

游客在周公館參觀游覽。記者 熊明 攝

白公館景區,一名孩子向小蘿卜頭雕像敬禮。首席記者 謝智強 攝

沙坪壩區歌樂山紅巖魂廣場,黨員在黨旗前重溫入黨誓詞。通訊員 趙杰昌 攝

印刷《新華日報》的平板印刷機。(紅巖聯線管理中心供圖)

  重慶是一座具有深厚紅色基因和光榮革命傳統的城市。光耀千秋的紅巖精神是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更是重慶這座城市的紅色標識。

  紅巖精神是在什么背景下產生的?它的獨特內涵究竟是什么?在新時代,我們該怎樣繼承和弘揚紅巖精神?連日來,圍繞上述問題,重慶日報記者專訪了重慶市地方史研究會會長、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原主任周勇教授,以及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黨委書記、文博研究館員朱軍。

  紅巖精神的命題是鄧穎超同志提出的

  重慶日報:紅巖精神是黨和民族的財富,更是重慶這座城市的靈魂。什么是紅巖精神?

  周勇:紅巖精神是中國革命精神譜系中的重要一脈。它是在黨中央的領導下,以周恩來同志為代表的中共中央南方局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共產黨人和革命志士,在抗日戰爭及解放戰爭初期風雨如磐的斗爭歲月中錘煉形成的革命精神。也是我們黨唯一產生在國民黨統治區的革命精神,更是新時代的教科書和必修課。

  我認為,紅巖精神的本質是崇高思想境界、堅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和浩然革命正氣,這就是中國共產黨人普遍具有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與黨的路線緊密相連。因此紅巖精神同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一樣“都是中國共產黨人和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

  同時,與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一樣,紅巖精神也具有鮮明的個性和特色。它包括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為爭取抗日戰爭勝利和為新中國奠定政治基礎的時代使命;剛柔相濟,鍥而不舍的政治智慧;“出淤泥不染,同流不合污”的政治品格;以誠待人,團結多數的寬廣胸懷;善處逆境,寧難不茍的英雄氣概。

  1985年10月14日,原南方局領導成員鄧穎超同志重返紅巖村,題寫了“紅巖精神,永放光芒”,首次提出了“紅巖精神”這個命題。

  紅巖村、曾家巖、虎頭巖這“紅色三巖”成為中國共產黨在國統區和部分淪陷區的代表和象征

  重慶日報:紅巖精神為什么誕生在重慶,有著怎樣的時代背景?

  朱軍:紅巖精神產生的大背景是世界處于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中國處于全民族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處于逐步成熟時期和第二次國共合作時期。具體講,紅巖精神產生在風雨如磐的革命斗爭歲月,整個時間跨度從1939年1月南方局在重慶成立至1946年5月南方局離開重慶。

  南方局最初的辦公場地在城內原機房街70號,既不利于工作也不方便防空,周恩來遂指示南方局有關同志另覓安全的辦公場所,并通過地下黨找到了重慶郊外的紅巖嘴“大有農場”主人饒國模。饒國模欣然答應,將正準備自建住宅的土地讓給八路軍辦事處建房。1939年秋,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大樓落成,南方局和辦事處機關、人員旋即遷入其內辦公和住宿,國民政府給了此處一個門牌號“紅巖嘴13號”,這就是“紅巖”的來歷。為了方便開展統一戰線工作,鄧穎超又以周恩來作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部長的名義,在國民黨黨政軍特集中辦公的地區租下了曾家巖50號,大家稱為“周公館”。此時,南方局直接領導的、能在國統區公開發行的中共中央機關報《新華日報》也搬到了虎頭巖。這樣,紅巖、曾家巖、虎頭巖這“紅色三巖”就成為中國共產黨在國統區和部分淪陷區的代表和象征。

  “紅巖精神”與《紅巖》小說二者不要混為一談,也不要相互替代

  重慶日報:人們對小說《紅巖》耳熟能詳,它與“紅巖精神”是什么關系?

  周勇:很多人經常問到這個問題,它也是常常困擾我們的一個問題。我從1980年代起就研究南方局歷史,研究紅巖精神,近40年了。特別是2003年以來,在宋平、童小鵬等老同志指導下系統地研究紅巖精神,撰寫了專著《紅巖精神研究》和論文《論紅巖精神》《紅巖精神研究的幾個基本問題》等。我們的基本觀點是:周恩來、南方局是紅巖精神的創造者,紅巖村是紅巖精神的源頭;歌樂山烈士和《紅巖》小說描寫的英雄群體,是紅巖精神的繼承者、傳承者。

  首先,從形態和時間上講,他們是有區別的。在全面抗戰的8年中,周恩來、董必武這些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住在紅巖村領導大后方黨的工作,創造了輝煌的業績。他們的精神風范提煉出來就是紅巖精神。小說《紅巖》是以解放戰爭后期川東地下黨的英勇斗爭業績為基礎創作的一部小說,是一個文藝作品。二者不要混為一談,也不要相互替代。

  其次,從內容上看,兩者既有區別,也有聯系。紅巖精神是與抗日戰爭時期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緊緊聯系在一起的,而小說當中這些革命烈士所體現的精神風范,主要是堅定的理想信念和大無畏的革命精神。二者從精神內容上既有聯系,又有區別。

  有些人把歷史上真實的紅巖精神,與作為文藝作品的小說《紅巖》混為一談,借此質疑、攻擊、污蔑紅巖精神的真實性。這是不能允許的。

  紅巖精神為今天的共產黨人堅守政治品格,經受市場經濟考驗提供了成功典范

  重慶日報:在今天新的征程上,紅巖精神蘊涵著黨的思想、組織、作風建設等方面的豐富經驗,同樣是與時俱進的精神財富。當下,我們應該怎樣思考紅巖精神的時代價值,今天的共產黨員又該怎樣繼承和弘揚紅巖精神呢?

  周勇:今天的共產黨人不忘初心,就要以周恩來為代表的南方局共產黨人為師,從他們當年在極其復雜的階級矛盾、民族矛盾交織的政治環境里所表現的政治智慧中汲取營養,為中國共產黨今天應對國內外各種挑戰提供政治智慧。同時,紅巖精神為今天的共產黨人堅守政治品格,經受市場經濟考驗提供了成功典范——“同流不合污”“出淤泥而不染”。

  當今的共產黨人在交友時,一定要交良朋益友,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為政之道清似茶。既要相敬如賓,又要劃出公私分明的界限;心中要有敬畏,才能守得住底線。

  紅巖黨性教育基地接受來自全國各地的培訓班1540個,培訓黨員干部55040人次

  重慶日報:近年來,我們在弘揚紅巖精神的時代價值,開展革命傳統教育等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朱軍:紅巖精神是承載著黨的精神財富的紅色基因,是新時代加強黨的建設的“紅色鈣片”。近年來,我們針對“兩個重點對象”(青少年、黨員干部),加強“兩個教育”(愛國主義教育、革命傳統教育),著力“兩個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黨的建設)。

  每年紅巖三大景區參觀人次超過1000萬。我們按照知、情、意、行的教育規律,打造全國首批中小學生研學實踐基地。今年以來,又開展了“讓烈士回家”和“讓小蘿卜頭進校園”活動,產生了極大的社會反響。

  2015年,我們依托豐富的紅巖文化資源,立足重慶、面向全國、服務全黨,打造了紅巖黨性教育基地,設立了“大德大智、大忠大勇、大仁大義”的三大教學區、20余個現場教學點;開設了“理論教學、現場教學、體驗教學、延伸教學、互動教學”等五大教學課程;設置了1-7天菜單式的教學課程。紅巖黨性教育基地在2012年被中組部列為全國13家特色黨性教育基地之一,2018年首批入選中央國家機關黨校黨性教育基地名錄,2019年入選中組部全國干部培訓機構64家基地(干部學院)之一。從2015年9月開班至今年5月,接受來自全國各地的培訓班1540個,培訓黨員干部55040人次。

  重約1噸的《新華日報》印刷機見證烽火歲月

  本報記者 匡麗娜

  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一直珍藏著一臺老式的印刷機。這是一臺上世紀30年代由德國進口,裝有西門子馬達的平板印刷機?;逋暾?,部分零件磨損嚴重,通身有氧化銹蝕的現象。

  這樣一臺老舊的印刷機為何會成為國家一級文物?

  “可別小看了這臺印刷機,在抗日戰爭時期,它可是印刷《新華日報》的重要功臣!當年刊載有周恩來對皖南事變題詞:‘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新華日報》,就是它印刷出來的?!?月14日,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副研究館員王春山向重慶日報記者講述了這臺印刷機背后鮮為人知的故事。

  第一份《新華日報》由它印刷

  這臺印刷機為金屬材質,長224厘米、寬154厘米、高153厘米,重約1噸,是由皮帶、輪子等帶動的四開印刷機。

  王春山介紹,1937年10月,由黨中央營救出獄不久的潘梓年從周恩來那里接受了籌辦《新華日報》的任務。潘梓年與章漢夫等同志先在南京、武漢等地四處奔走,找房子、搞設備、辦交涉,受到了國民黨當局的重重阻礙,后經周恩來等據理力爭,并在進步人士的幫助下,終于獲得了在漢口公開出版發行《新華日報》和《群眾》周刊的權力。

  為了早日出版報紙,潘梓年在武漢一家小報印刷廠購得了這臺裝有德國西門子馬達的平板印刷機。不久,《群眾》周刊與《新華日報》先后于1937年12月11日和1938年1月11日在武漢創刊發行,承擔首印任務的便是這臺印刷機。

  印刷機在重慶的防空洞里印出刊有周恩來題詞的《新華日報》

  1938年10月,日軍逐步包圍武漢,各級機關、工廠、學校紛紛西遷,《新華日報》一直堅守到最后。10月24日,也就是武漢淪陷前夜,周恩來在報館口述了25日發表的社論——《告別武漢父老兄弟》,鄭重宣告“我們只是暫時離開武漢,武漢終究會回到中國人民的手中”。當晚,報館大部分人員撤離漢口。

  “《新華日報》在漢口出版雖只有10個月時間,但發揮了巨大作用,它積極宣傳了共產黨的抗日主張和政策,宣傳八路軍、新四軍英勇抗戰的戰績,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鞏固和發展發揮了應有的輿論作用?!蓖醮荷匠?,后來,中共中央對《新華日報》給予了充分肯定:“這一年來,《新華日報》正確執行了中國共產黨的路線,坦白地反映了全中國同胞的意志,堅定地發揚了堅持抗戰、堅持持久戰、堅持抗戰到底、爭取最后勝利的責任?!薄八哉馓ㄓ∷⒒Σ豢擅??!蓖醮荷剿?。

  武漢失守后,中國共產黨駐國統區的公開機構及新華日報社輾轉遷渝,印刷機也隨之撤至重慶西三街。

  1939年日機對重慶狂轟濫炸,印刷機隨著新華日報遷至化龍橋虎頭巖下。報館的同志們動手挖了防空洞,把印刷機也搬了進去。1941年1月18日,刊載有周恩來對皖南事變題詞“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新華日報》,就是在防空洞里印出來的。

  不僅展示了《新華日報》作為我黨的又一支“方面軍”的功績,也成為研究《新華日報》歷史的最好佐證

  1947年2月,國民黨關死和談之門,強行封閉了重慶《新華日報》,并要南京、上海、重慶的中共人員限期撤離。2月28日深夜,國民黨軍警憲特突然包圍了《新華日報》重慶分館。3月上旬,在渝全體中共人員撤返延安時,這臺印刷機被軍警拖至重慶南岸的一個監獄中。1949年11月30日重慶解放,軍管會清查監獄時發現了這臺印刷機,這臺機器后來一直由重慶市計劃委員會印刷廠使用。

  “在《新華日報》發行的9年1個月又18天、共計3231期,《群眾》周刊發行17卷405期的漫長歲月里,這臺印刷機一直擔負著《新華日報》和《群眾》周刊繁重的印刷任務?!蓖醮荷剿?。

  1945年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期間曾高度評價《新華日報》:我們不僅有一支八路軍、新四軍,還有一支“新華軍”!王春山說,這臺印刷機,作為抗戰歷史的重要文物,不僅展示了《新華日報》作為我黨的又一支“方面軍”的功績,也成為研究《新華日報》歷史的最好佐證,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1985年,重慶市計劃委員會印刷廠將這臺印刷機撥交紅巖革命紀念館收藏。(記者 匡麗娜)

【編輯:陳茂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