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饒雪漫和她的《大約在冬季》
2019年11月16日 16:59 來源:中新網重慶

  期待已久的饒雪漫的電影新作《大約在冬季》終于在剛剛立冬的日子得以謀面。

  雪漫是我的大學同學,新生入學做自我介紹時她就給同學們留下了很深印象,“雪花漫天飛舞的雪漫,出生在一個冬天并不下雪的城市”,加上她如播音員一樣好聽的聲音和韻律,加上她甜美可愛的長相尤其是那雙如精靈一般的大眼睛,我們瞬間記住了她的名字。 

  之后,江湖很快就有了她的傳說,“這個女孩特別厲害,高中時候就是少年作家了,已經發表了……”。

  之后,雪漫的藝術才華在多領域展示出來,唱歌、樂隊、主持、播音……這些都跳過,還是說重點吧,回到電影《大約在冬季》主題上。當雪漫告訴我她在拍攝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哦”了一聲,喜悅,但不驚訝,因為我覺得這就是她該做的事情,現在終于做了。

饒雪漫和齊秦。江蘇雪漫舍影業有限公司提供

  那一年的冬季,雪漫翹了期末考試,如劇中的安然一樣,去看齊秦,看他的演唱會,完了還高調地寫了一篇文章《我終于見到了齊秦》與學?!敖邪濉?,讓我等傻眼又羨慕。簡直酷斃了!也感嘆她做粉絲做到了極致!

  而更極致的是,多年以后,她這個粉絲和她的偶像齊秦居然成了好朋友,這倒是讓我們驚訝,而且還一起策劃了這部電影。所以,我可以這樣說,我絕對是最最期待這部作品的人之一,也該是對這部電影最有感觸的人之一,當時我就想,如果看了之后真的覺得好,我一定要寫點東西。

《大約在冬季》電影宣傳海報。江蘇雪漫舍影業有限公司提供

  前些天,《大約在冬季》在重慶首映。

  我是懷著拭目以待的心情走進影廳的,我與粉絲不同,我沒有先入為主的崇拜,更不狂熱。我是作為雪漫的老朋友,也作為一名資深記者,以一個普通觀眾的身份來審視和打量這位多少90后的偶像——著名作家、編劇饒雪漫。

  雖然雪漫以前的作品我沒有拜讀過(別罵我,事實上我已經很多年不讀愛情小說,也不看愛情劇),但是知道她很火,也知道《左耳》等那些著名作品的名字,也知道“青春疼痛文學”是她的標簽,但這部戲應該與之前有很大不同吧,從年齡上就已經跨越了兩代人,這對于雪漫應該是一個挑戰。她能駕馭嗎?

  影片剛剛開始,我就被吸引了,它的對白是那么觸動人心,節奏是那么簡潔明快,作為長期從事文字工作的我,對于語言自然是比較敏感和看重的,也深知只有文字功底非常扎實才能做得到這樣。而經典的臺詞,不就是電影的精華嗎?

  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實,喚起了我對往昔的記憶,我和雪漫讀書時就是那樣的燈光的顏色,那樣的寢室,連宿舍的門衛室都一樣……我都有點恍惚這是不是就在我們學校拍的?但其實那個年代都是那樣,誰看了都覺得是自己的寢室,也會想起為了等一個電話、一封信,一顆心都恨不得安放在門衛室的那種心情,情商高的會像安然一樣給門衛室阿姨送個烤紅薯,搞好關系。

  在一個冬季的雪夜,看場齊秦演唱會,來個浪漫的邂逅,再來場蕩氣回腸、轟轟烈烈的戀愛……看到《大約在冬季》這個片名,很多人大概就會這么想。我曾經跟我的同事一提,他馬上說“啊,一聽名字就很浪漫,我一定要去看這部電影?!?/p>

  《大約在冬季》這首歌,至今30多年經久不衰,吟唱的是深摯的愛情,雖然有離別,但是有歸期,有承諾,有彼此的篤信,雖有離別與相思之苦,但精神上卻是幸福而豐盈的。

  而電影中,雪漫為大家展開的是苦戀,越看越虐心。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延續了她以往的風格,即所謂“疼痛”的風格,我只知道,我看著看著越來越沉思,越來越感動,然后心里想,雪漫的作品其實蠻深刻,成年人的深刻。本片早已超越了她青春文學的標簽,我覺得這是她的新的里程碑。

  影片中的男女主人公齊嘯和安然,以及于楓和葉雨宸一出場就已經是成年人,之后的時間跨度是28年,他們已人到中年。雪漫突破了她以往的標簽,成功地把成年人的愛情展現在我們目前,就如同我們身邊的故事,那樣真實那樣唏噓。

  年輕時的安然愛得勇往直前、義無反顧,為了愛情,什么都可以舍去,而齊嘯呢,父親中風,兒子尚小都是他一次又一次放棄愛情的理由。男人和女人這兩種高級動物本來對愛情的態度就不相同。男人更理智,更克制,更收斂,更自壓責任,更不愿意讓自己心愛的女人為自己受苦,對愛放手的一方未必比堅持的一方承受的痛苦更小,更不是自私或不負責任。而女人呢,有一類女人,就像影片中的安然,齊嘯對她的評價是很準確的“能在演唱會上站在椅子上揮舞圍巾并高呼的女孩,愛起來該有多熱烈”,其實,這類女孩豈止是“熱烈”,而是“瘋狂”,就像好友孫瑤瑤的評價“失心瘋”,生活中這樣的女孩不少,轟轟烈烈、瘋瘋癲癲,不顧一切……這些在影片齊嘯和安然的身上都展現得淋漓盡致,而霍建華和馬思純恰如其分、拿捏準確的表演對此加分不少。

  生活中還有一類愛情叫相愛相殺。如影片中齊嘯和葉雨宸。

  他們肯定也曾經相愛過,但是不愛的時候也由于各種原因無奈地走進了婚姻,于是彼此折磨,心的折磨,尤其是一方知道另一方還愛著別人的時候,更是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讓別人得到。葉雨宸,一個心機很重的女人,看到齊嘯口袋里安然的字條悄悄地扔掉,接到安然打給齊嘯的電話謊稱是齊嘯的妻子,已經離婚后還要阻止齊嘯和安然在一起,找安然做節目稱自己還沒有離婚,對齊嘯使出殺手锏以父親和兒子為武器……她成功了。生活中有太多這樣的故事,雪漫把這個角色也塑造得非常成功。

  生活中還有一類愛情叫默默守候。如影片中的于楓,默默守護在愛著齊嘯的安然的身邊,無怨無悔,如現實生活中一生不娶守護著林徽因的大情圣金岳霖……我不愛看現代劇的愛情劇,只因為我看到真實的生活遠遠比影視劇更精彩,很多的影視劇的愛情要么狗血,要么平庸和膚淺,讓我提不起興趣,而雪漫的《大約在冬季》卻是真實、深刻而精彩,你在劇中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能找到你熟悉的人的影子,每一個故事,每一個橋段都是那么接地氣又獨具匠心,直抵愛情、人性與命運的深層。

  人世的真愛敵不過命運的無情,錯過了,就彼此各安天命吧。

  可惜了,就可惜吧。如劇中安然寫下的“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分離,請你記得,我們深深相愛的時光”。

  這部電影我還有一個非常推崇的地方,是劇本對于笑點和哭點的把握。

  劇中有很多笑點,使整部劇苦情的基調不至于太過壓抑,而編劇和導演在結尾之前又有意地克制而不是去渲染悲劇性氣氛,失望、悲傷、憤怒都不會用力過猛。我在后半段的時間里是很揪心的、難受的,眼睛數度有點濕潤,但一直沒有流淚,而在最后的幾個鏡頭,齊秦在演唱會上請安然現身安然沒有出現,但其實她悄悄地隱于人群中……我的眼淚一下奪眶而出,看看周圍,很多人都在流淚哽咽。

  引而不發,引而不發,就是為了最后一下爆發的高潮。我覺得這與高潮迭起相比,具有更強的藝術沖擊力。

  我不是專業人士,也不會寫影評,以上零零散散的文字,就是自己觀影后的感受。

  期待雪漫創作更多的優秀作品。(吳曉鋒/文)

幸运武林标志
【編輯:鄭隆】